道是责己不责人。左倾及右倾。

小薛都说过多左派都不曾下手派活的久远,似乎听起非常没理。他的辨析是如此的,左派往往因有道德自居,但是却言行不一,理想同切实割裂,心情郁结,所以寿命短。当您满口道德,满口人人平等,满口都贫富,满口爱国主义,的确是站于了谈话的制高点上。但是问题无在怎么说,而介于你怎么落实。如果说到召开不顶,自然就失信了,还得艰难遮掩,自然折寿。 人人习惯用“左”或“右”来分政治及派要党。这种习惯来源于法国大革命时代的